首页 »

市中心“吊脚楼”追踪:政府帮忙找过渡房,居民少了后顾之忧

2019/9/11 20:27:38

市中心“吊脚楼”追踪:政府帮忙找过渡房,居民少了后顾之忧

 

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在3月15日报道了黄浦区6个委办局联合对位于老城厢的聚奎新村下发通告:排险避危,对房屋进行拆违、加固与修缮,并要求全部人员在4月7日前暂时撤离。18日,居民开始陆续签署《聚奎新村居民应急避险和临时过渡方案确认书》,以表明愿意在规定时间内撤离。昨天,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再次来到聚奎新村得知:在黄浦区有关部门努力下,一大批新房源信息已经提供给居民参考,解决了不少此前表现犹豫的居民的“后顾之忧”。而截至今天0点,共10天时间,聚奎新村285户居民中共有280户居民签署了《确认书》,占比98%。

 

 

聚奎新村建于上世纪60年代,属于直管公房,由于建筑年代本已久远,房屋结构自然老化、损坏,再加上多年存在大量违法建筑,这里存在严重房屋安全隐患与重大消防安全隐患,对居民生命财产构成直接威胁。15日,记者在聚奎新村看到:这里,三层斑驳旧楼,在楼顶加盖再加盖,俨然变成六层“小高楼”;不管住在几楼,几乎家家户户窗外都挂着个1平方米左右的“吊脚楼”;两根拳头粗的钢管,贴着墙壁一支撑,上面可以“长”出一排小房间;楼与楼之间将近5米的间距,被居民七搭八搭、颜色各异的简易棚子,挤得只剩一两米宽……据了解,在聚奎新村285户居民中,竟然有243户都存在各类违建,其中涉及“吊脚楼”的有66个。

 

日前,黄浦区决定对聚奎新村房屋进行拆违、加固与修缮。而黄浦区对聚奎新村的拆违,不是简单一拆了之,而在守住安全底线的基础上,充分考量违法搭建背后老百姓的生活需求:在拆违同时,将配套实施房屋修缮、厨卫工程、水电管线改造、小区绿化补种等工程,解决居民长期以来的“急难愁盼”问题。

 

在加固修缮前,查勘设计单位和施工单位在多次考察后给出专业建议是:要保证安全进行,房屋内所有居民必须暂时全部撤离。而整个小区,有9幢楼、285户承租人,住着上千人,搬一次家,不容易。

 

在《确认书》刚开始签署的头几天,不少居民还表现得很犹豫。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了解到,最主要原因就是他们还没有找到过渡期间入住的房子。18日采访当天,有几位居民告诉记者:这么多居民“集体”搬离,附近的房源一下就变得紧俏;而远些的地方,自己又不熟悉,找房实在不方便。

 

记者昨天了解到,在签署《确认书》工作启动后,黄浦区房管局立即行动,通过有关部门获得了近百套合适的房源信息,再通过正规中介公司反馈给聚奎新村居民,房源分布在静安、虹口、杨浦和浦东等区;周边街道工作人员则通过排摸方式又从附近居民区获得40多套房源信息,提供给聚奎新村居民参考。“房租在每月3500元到5000元之间,不超过区政府提供给聚奎新村居民的过渡期每月的补贴款。”小东门街道主任周诚说。

 

昨天,记者在聚奎新村刚好碰到看房归来的吴世明夫妇。老两口很高兴,“为了找房子,我们已经跑了快一个星期了,腿都要跑断了,也没找到合适的。”70多岁的吴世明感慨道,刚才居委会和街道工作人员带着我们去看了一套房子,真好。原来,在了解到老两口的实际情况,居委会与街道工作人员主动帮他们找到了一套位于黄浦区南仓街的两室户。“有50多平米,有独立卫生间和厨房,一间朝南的房间还挺大,二楼方便我们老年人上下楼,距离我们现在住的地方只有一站路……”吴世明夫妇当即就付了定金。老两口一边说,一边往家赶,要赶快回家开始打包行李。

 

聚奎新村工作组工作做得细,对于部分需要特别关注的弱势群体,工作人员还实行“一户一策”。

 

比如,住在37号1楼的陈选文,是位87岁的独居老人。身体硬朗的陈老伯本来自己找了一套崇明的住房,可就在他准备打包行李的前一天,房东却以不愿租房给独居老人为由反悔。陈老伯一时不知所措。居委会与街道的工作人员得知后,征求了陈老伯意见,帮他联系了附近的一处养老院,供他在过渡期入住。对这样的安排,陈老伯很满意:“养老院暂时住住,还不用自己烧小菜了。”而养老院每月的费用也完全在过渡补贴费之内。

 

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了解到,补短板是今年市委重点调研课题,聚奎新村所在的老城厢地区正是作为上海中心城区的黄浦区的短板。因此,今年黄浦区将老城厢综合治理作为重头戏,提出“重塑老城厢”的理念。思路就是在惠民、利民中出亮点,在探索老城厢综合治理上出经验,在全区环境综合治理中做示范。

 

本文图片:海沙尔 摄 (编辑邮箱:jfshquxi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