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评 | “特拉诺瓦案”:根源不在法律的先进还是落后

2019/10/10 4:45:42

书评 | “特拉诺瓦案”:根源不在法律的先进还是落后

“西法东渐”以来,中西方法律难以避免地发生接触,有接触就有碰撞、有比较。而当今毫无疑问是一个比较的时代。

比较的重要原则是样本的客观、选取时段的科学。但是,出于各种原因,或许是为了凸显当下法律研究的重要性,不少学者曾喜欢赞扬西方法律意识比中国强烈,这种观念究竟是如何产生的?追本溯源,一份叫做《中国丛报》的刊物,可能与这种对待中西方法律褒贬不一观念的形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法律冲突之外的“特拉诺瓦案”

 

1821年9月,广州黄埔港,美籍商船“埃米莉号”的水手特拉诺瓦在向当地妇女郭梁氏购买水果时发生争执,致郭梁氏受伤且落水而亡。

 

10月6日中国官员在埃米莉号设庭审判,但美国商人拒绝交出特拉诺瓦。该事件僵持了两个星期,其间清吏下令禁止所有与美国商船的贸易。10月26日,特拉诺瓦被清吏强行带走并于27日凌晨被处绞刑。

 

这就是当时备受关注的“特拉诺瓦案”,其在中外关系史上意义重大,甚至影响到了早期的中美关系。

 

按照当时的清吏和国人的态度,这不过是一起普通刑事案件,其判决结果也符合国人杀人偿命的一般心理,并无特别之处,但对于外国人而言却并非如此。

 

“特拉诺瓦案”引发了当时在华外国人的普遍关注,他们纷纷撰文表示,清朝此举是“对正义的嘲弄”,在他们看来,在案件事实认定、证据采集和审理形式等方面,清吏的做法都与西方的观念相悖,不少人因此反感于清政府团体主义式的“粗暴”处置手段和清朝法律的“野蛮”。


实际上,仅凭借这个案件说清律“野蛮”,显然并非事实。即便是在18世纪的英国,盗窃数目超过12便士就要判处死刑。杀人未遂,或意图杀害并有扳动实弹枪械行为,也都是可以处死的。所以,当时的中国法律和同时代的法律相比,不管以何种标准来看,尽管是“非现代的”,但绝不“落后”。

 

不但不能说清朝法律落后,在17、18世纪,西方人眼中的中国法律反而是充满美感和想象的。伏尔泰也说:“如果说曾经有一个国家,在那里人民的生命、名誉和财产受到法律保护,那就是中华帝国。”

 

另一位使团成员托马斯·斯当东则在1810年把《大清律例》译为英文——这是直接被译为英文的第一本中文作品。

 

可见在当时,清朝法典还算得上是一部自成一格的宏伟巨著,西方学者普遍称赞它的简明扼要和条理清晰。

 

所以,当时中美之间的冲突,除了政治上的目的,根源并不在于中国法律的“落后野蛮、血腥残忍”,而在于中西方的文化差异,中美双方在“特拉诺瓦案”产生分歧的原因也源于此。双方的冲突看似法律冲突,却又不完全是法律冲突。最关键的问题,可能还在于各自在交往之初所带的傲慢、偏见、文化优越感和彼此间的隔膜、不了解。

 

在平等的对话中理解与接受

 

《中国丛报》是外国人在中国境内创办的第一份成熟的英文期刊,由美国来华的传教士裨治文创办于1832年5月,至1851年12月停刊,共发行了230多期。作为早期中西方交流的主流传播媒介,它侧重介绍中国的各种制度和风土人情,是当时西方汉学家的基本文献来源,也是西方人主要的读物之一。

 

有人甚至认为,它不仅塑造了19世纪西方人的中国观,也间接造就了19世纪以来中国知识界的对外认知和自我认同。

 

事实上,西法东渐以来,“开眼看世界”后的国人审视西方国情和法律的著述不在少数。但深入考证,我们会发现,林则徐、魏源等人对域外的介绍,其实有不少内容正是源自那些肩负介绍中西方文明职责的异国人士,比如《中国丛报》的创刊人和主要撰稿人裨治文。

 

裨治文在《中国丛报》发表的300多篇文章中,除了介绍、抨击中国帝制、政府、法律等之外,也撰写了像《美理哥合省国志略》这样介绍美国国情的论著,这其中,难免有西方中心主义和民族优越论的影子。

 

不可否认,中国的法律近代化承接了西方的知识传统,但接受外来新观念并不意味着要彻底否定过往历史,在对中国传统法律妄自菲薄时,我们需要有更为清醒的认识。中国的“缠足”固不可取,但西方的“束腰”也不见得有多么的端正,刻意抬高他人委屈自己,固然能刺激进步,但也难免让头脑混乱,而撇开各自国家的土壤和所处的时代奢谈法律的好坏,必然是不公允的。

 

当然,若仅仅将认识停留在这一层面,仍然是不够的。比较的目的当然不只是看到自己和他人的不足,还在于如何看到各自的优点,更为客观地改造、吸纳和借鉴。而这也正是《中法西绎——〈中国丛报〉与十九世纪西方人的中国法律观》一书的主题——保持客观立场,在平等对话中最终实现彼此间的理解与接受。

 

《中法西绎:<中国丛报>与十九世纪西方人的中国法律观》

李秀清 著

上海三联书店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